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大学生篮球大赛 >

湖南常德陈永和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该识时务了

时间:2019-08-25

  

湖南常德陈永和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该识时务了

  三是其犯罪活动具有明显的公开性和暴力性,首要分子陈永和以及骨干分子杨超等人明目张胆地参与殴打、绑架等暴力犯罪活动。 “识时务”是一个沿用了数千年的古词,它源出于春秋时期齐国政治家晏婴言行的一部历史典籍《晏子春秋》:“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意思是说能认清形势或潮流的人是英雄豪杰。那么,不识时务者是否就是取其反义——不算是英雄豪杰呢?否!对于某个时段某种背景某个群族而言,不识时务会有不良后果甚至严重后果!就目今而言,明里暗里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就是典型的不识时务,这类不识时务者,后果会很严重!看了浙江温州戴建和写的举报材料《强烈呼吁依法严惩陈永和涉黑团伙及其背后的保护伞》,我诚恳地敬告本案中的保护伞该识时务了,不可继续充当陈永和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2019年7月26日10点25分,南坪派出所黄警官来电,竟说新武陵物业(久光物业)已出具证明——证明在中院围殴我的是物业公司的人,不是黑社会,并以此为由予以结案。 3月1日,尤作尧、尤作云、余银弟三人跟踪我至常德机场,在机场当众辱骂我,并暗中策划、联络瑞安市黑社会人员企图在温州机场绑架我,后被我发觉向温州机场报警,他们的阴谋才未得逞! 7月22日,南坪派出所的熊警官竟然杨超等人在常德中院第二次绑架行为定性为二人推诿纠纷,请问:难道我从中院大楼岀来到大院去故意寻找三个毫无关联的人去推诿,导致双方都受伤吗? 2019年5月27日上午9点钟,我与张律师在常德中院开庭,陈永和在庭上威胁我说:小心你儿子戴某!下午一点多庭审结束,我从审判庭走出来,陈永和就立即通知他们,后因我到一楼复印室复印材料,陈永和就在二楼到处找我,连卫生间都不放过,当我从复印室走出来后,杨超带着张学新、罗隆云三人(已等待多时)扑上来围殴我,杨超勒住我的头颈用膝盖撞我腰部,用拳头砸我后脑,导致我身上多处挫伤和头晕、呕吐,医生建议我留院观察。然而事后,这伙人竟然诬蔑我打伤了他们!这件事陈永和一直是幕后指挥者,只要调取陈永和与杨超他们这几天通话、微信、信息等记录,谁打谁就一清二楚了。 为了摆脱陈永和的追踪,我退掉了3月28日常德至温州的机票,改乘3月29日长沙至温州的机票,而陈永和又派郭术文跟踪我,登机时被我发现,向机组人员报了案。 我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至常德中院。二审法官认真审核了证据资料,确认“以上证据能证明戴建和不是久光百货公司的股东,并未进行出资,本院对以上证据予以采信”,并作出了判决:撤销鼎城区人民法院(2016)湘0703民初1698号民事判决。 2016年9月,我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二审法院都判决久光商厦给付所欠租金并腾退商铺。陈永和不服向湖南省高院申请再审,通过周某某关系,用各种不正当的手段勾结经办法官,经办法官竟以一个伪造证据与一个伪证作为新证据,在我申请要求笔迹鉴定,并追究伪造证据与做伪证者法律责任的情况下,指令常德市中院重审。 2019年2月28日,常德中院重审第一次开庭,陈永和等4人公开在庭上威胁辱骂我和代理律师张某某。 新闻爆料热线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陈永和是不是黑恶势力头目?根据公安机关定下的标准,黑恶势力大抵上有四个特征:一是有3人以上的组织形式,有首要分子和骨干分子;二是有固定的地盘,即相对的犯罪活动区域或某一个行业;三是有明显的犯罪公开性和暴力性,首要分子和骨干分子明目张胆地参与各种违法活动;四是多次进行违法活动,群众反映强烈,民愤极大,对社会治安、生活秩序造成一定危害。根据这一特征,以陈永和为首的一伙人,乃典型的黑恶势力—— 2019年3月26日下5点左右, 我与湖南天迪律师事务所杨律师从常德中院开完庭(与前妻婚后财产分割案)后漫步至大院,当杨律师去开车时,4个陌生人(后来民警告诉我这4人分别叫杨超、张学新、罗隆云、郭术文)突然一齐上来抓住我往院外拖,我边挣扎边向杨律师呼救!杨律师听到呼叫后快速地从30米外赶过来,勇敢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并正气凛然地训斥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中级法院绑架人?”那几个人说:“你不要多管闲事,靠边!没你的事!”杨律师说:“我是他的代理人,在未离开法院前我有义务保护他的生命安全!”在杨律师阻止下,我马上打110报了警,其中一人手中拿着一个透明塑料资料袋对杨律师说:“我们是久光物业的,法院已判他欠我们的物业费,现在我们要抓他回去要物业费”!律师问我:“这几个你认不认识?有没有欠物业管理费?”我说:“从未见过面,也没有欠物业管理费这回事!”杨律师要看那判决书,他们不让看;要他们出示身份证明,他们再次叫杨律师不要多管闲事,所幸没过多久民警赶到,叫所有当事人到派出所,我才免于绑架。 二是其犯罪活动地盘是常德鼎城区南坪一带,主要危害对象是久光商厦的业主与商厦经营户。 由于南坪派出所的偏袒,黑社会团伙继续为非作歹,陈永和再次指使杨超在常德市中院绑架我,2019年5月26日中午11:48分在动车上,杨超打电话给我说:你明天来常德开庭把物业费交了!我反问他:我什么时候欠你物业费?我以为他们不敢再去常德市中院犯事,于是给他回了一条信息:物业费的事与我没半毛钱的关系,你去找陈永和。如想绑架,有本事,明天请再次来绑架我! 让戴建和感到失望的是,本应是“保护神”的个别职能部门,却充当了以陈永和为首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难怪戴建和一次又一次地遭受陈永和一伙的围攻,当戴建和报警后,个别职能部门竟然不予立案,公然放纵、包庇黑恶势力,致使逍遥法外的陈永和等黑恶势力有恃无恐、得寸进尺,直至发展到在派出所和法院动用暴力手段对付戴建和,让戴建和求助无门、申冤无路。事实上,陈永和等黑恶势力还涉嫌虚假诉讼犯罪——通过虚假诉讼掠夺戴建和的财产,不但严重妨害司法秩序,而且严重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在虚假诉讼中,个别法官充当了陈永和等黑恶势力的帮凶。 经过一年多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各地重拳出击,不断强化打击力度,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果。然而,由于保护伞作祟,导致一些地方还残存有顽固性黑恶势力,即扫黑除恶还留有扫帚不到的“死角”和有待强力攻克的“堡垒”。盘踞在常德鼎城区南坪一带的以陈永和为首的黑恶势力,就是常德鼎城区扫黑除恶的“死角”和“堡垒”。目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进入攻坚克难、以“打伞”“破伞”为主要任务的第二阶段。在此形势下,个别职能部门的保护伞理应识得时务,赶紧主动自觉地收“伞”破“网”。同时,当地的扫黑除恶领导机构和纪检监察机关,应以更大力度推动“打伞破网”取得实效,坚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基层“拍蝇”结合起来,进一步强化纪法协同,对涉黑涉恶案件早介入、多介入,对背后的“保护伞”问题线索要优先核查,通过同步调查、交叉办案、提级办理等措施,深挖彻查,除恶务尽,努力取得“打伞破网”的新突破。 在民警值班室,我多次要求经办警官对此事作谈话记录,但派出所民警置之不理,不一会儿就让他们离开了,谁知这伙人不但不离开,还变本加厉另外叫了人,开了三台车(一台出租车、一台轿车一台车牌号为湘J.2MQ96的红色越野车)守在南坪派出所门口,我孤身一人无法出去,直到晚上10点多朋友过来才把我接出去。 当今是法治社会,法院是神圣的地方,且中央领导和司法高层多次强调严打黑社会恶势力和深挖保护伞,以陈永和为首的黑恶势力竟敢多次在常德市中院殴打、绑架我,而管辖地南坪派出所却知法犯法、纵容包庇,真让人不可思议!目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进入第二阶段,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第二阶段的主要任务,是针对尚未攻克的重点案件、重点问题、重点地区集中攻坚,对已侦破的案件循线深挖、逐一见底,彻底铲除黑恶势力赖以滋生的土壤,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度明显提升。在这样的形势下,陈永和疑惑黑恶势力竟然还敢在光天化日逞凶妄为,说明常德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还留有需要攻坚的“堡垒”。我恳请有关领导彻查并严厉打击以陈永和为首黑社会恶势力,以顺民心,以张法治,以树正气,以保民权! 四是在当地横行不法、胡作非为,以物业公司的名义纠集团伙成员,用威胁恐吓、辱骂殴打甚至绑架等暴力手段对付业主和商户,目的是为了非法侵吞他人的财富。据戴建和反映,2013年六七月间,陈永和指使应光杰召集黑社会恶势力48人,对在久光商厦的数百经营户进行恐吓、驱赶和,其中有50余商户被打伤、门店被砸、货物被抢,造成直接损失6000多万元,间接损失达亿元,引发受害商户强烈不满,导致数百经营户在常德市政府门口请愿。不用说,受害最深的是戴建和。为了侵吞戴建和的财产,陈永和一伙肆无忌惮、嚣张至极,黑白两道并用,竟然在法庭上公开辱骂戴建和及其辩护律师;在机场、车站乃至在常德中院和南坪派出所这种庄严的场所逞凶撒野,让戴建和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缺乏基本的财产安全感和人身安全感。 2016年8月,陈永和为赖我租金,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向鼎城区法院武陵镇法庭提起诉讼,无中生有地说我的商铺已作为资产入股公司,还要我承担公司费用35万多元。陈永和利用公司聘请的法律顾问周某某(原鼎城区法院副院长)的人脉关系,疏通了武陵镇法庭经办法官,商法勾结搞虚假诉讼——在工商登记章程、出资、股东决议等全无我签名的情况下,法官竟作出“戴建和虽不是工商登记记载的股东,但已实际出资且无规避国家强制性法律规范的情形,本院认定其具有久光百货公司股东身份,应当按照公司章程和股东会决议承担相应义务的判决。 我叫戴建和,系浙江省温州市人。我要借助网络公开揭露的人叫陈永和,系成立于2010年3月5日的常德鼎城久光国际商厦(以下简称久光商厦)董事长、堕落国足一线越南杯踢越南缅甸泰国。法人代表,系温州瑞安人。陈永和作为一个企业法人,理当模范地遵纪守法、用心经营公司、维护商户利益,但他却目无国法,在当地胡作非为、称王称霸,为达到非法侵占他人财产之目的,以物业公司的名义纠集社会黑恶势力做打手,用恐吓、辱骂、殴打甚至绑架手段对付公司商户,同时聘请人大、法院等已退休领导做顾问,通过他们向相关部门的实权人物行贿,为自己的非法行为寻找保护伞,企图逃避法律的制裁。为此,我强烈呼吁湖南常德公安高擎扫黑除恶利剑,依法彻查和严惩陈永和涉黑团伙及其幕后的保护伞! 到了常德武陵区南坪派出所,民警查明郭术文、张学新、罗隆云都是陈永和从黑社会讨债公司里雇来的,派出所复印他们了他们手中的所谓法院判决书,一位领导看后,问我:“久光商厦四楼是不是你的?你有否欠他们物业管理费?我说:“四楼不是我的财产,我不是久光四楼天禧酒店的股东,判决书及其所谓的物业费与我完全搭不上边,只是陈永和指示他们企图绑架、敲诈我的借口”! 2013年六七月间,陈永和指使应光杰召集黑社会恶势力48人,对在久光商厦的数百经营户进行恐吓、驱赶和,其中有50余商户被打伤、门店被砸、货物被抢,造成直接损失6000多万元,间接损失达亿元,导致数百经营户在常德市政府门口请愿。 2010年1月,我经朋友介绍在湖南常德市向湖南中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购买了久光商厦一至三楼总建筑面积为499.02平米,实际使用面积为303.78平米的10个商铺。同年6月28日,久光商厦和我签订了为期5年的商铺租赁合同(2010年9月18至2015年9月17日),年租金36.36万元(按实际面积每平米100元/月),约定一年一次性收取方式,租赁合同签署后即行支付。但是从我商铺交付其使用至今,陈永和以各种借口拒付租金且又不归还占用的商铺,经过无数次催讨,才付我4万多元,到现在还拖欠300多万元租金。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